欢迎来到浮来山集团官网
浮来山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浮来山文化 > 人文历史 >
联系我们
浮来山集团联系方式
电话:0633-6269977
传真:0633-6269977
地址:山东省莒县浮来山风景区
网址:www.fulaishangroup.com
邮箱:service@fulaishangroup.com
邮编:276511
浮来山文化 / 人文历史

犁比公

浮来山名人-莒犁比公画像

莒犁比公画像

莒犁比公,名密州,莒渠丘公之子。公元前576前即位。莒犁比公登基之前莒国曾因外交关系处理不妥而连遭外强侵略。犁比公登基之后,注意处理外交关系,积极参与诸侯国之间的会盟和军事行动。他勤于政事,开拓疆土,勇猛善战。据《左传》记载,莒犁比公在位35年,参与大国会盟二十余次,与各诸侯国围攻宋国,救助陈国,讨伐郑、秦;与晋结盟,打败齐国;为宋国救灾。通过一系列的会盟和征战,莒国疆域扩大,国力大增。

公元前550年秋天,齐国攻打莒国。莒国军队将提前烧好的火炭铺在城下,齐军无法攻入城内,犁比公亲自上阵指挥这次战斗,鼓舞士气,莒国将士精神大振,斗志旺盛,杀死齐国大奖杞梁,大败齐军。犁比公是莒国历史上成就显著的一代国君。

姜尚

浮来山名人-姜尚画像

姜尚画像

《史记 齐太公世家》记载:"太公望者,东海上人也。"《水经注 齐乘》说:"莒州东北六十里有东吕乡,敕津在琅琊海曲,太公望所出。"即今日照人。姜太公扶周灭商,封齐建国,成为齐国第一位国君。他深刻地汲取商纣王因贪婪腐败而亡国的历史教训,大力提倡"廉洁爱民"的政治主张。他认为,开明的君主要以身作则,学习古代尧舜勤俭节约,廉洁爱民。要广施仁义,以德服众;要尊重民意,敬爱民众。只有这样,人民才能与国君同舟共济,拥戴国君。

姜尚倡导公正廉洁的社会风气。"吏,忠正奉法者尊其位,廉洁爱民者厚其禄。"意思是说做官公正遵守法律就能提高其值为,廉洁自律爱民就可以提高俸禄。

太公治国,确立了"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顺其风俗,简化礼仪。开放工商之业,发展渔业盐业优势)的治国方针,在齐国数百年的发展史上,代代相传,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确立了齐文化的历史地位。

浮来山名人-舜画像

舜画像

莒文化底蕴深厚、源远流长,"爱国忠君、包容创造、明理尚义、崇文重学、自强奋进"等丰富精神内涵,滋养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莒地人。

舜——仁善孝礼、勤政为民

舜,古莒诸冯(今诸城)人(孟子《离娄》篇记载"舜生于诸冯,东夷之人也")。它是我国4000多年前的原始社会末期部落联盟领袖,历史上被尊崇为五帝之一。

相传舜在20岁的时候就以孝行而闻名。因为能对虐待 、迫害他的父母坚守孝道,故在青年时代即为人称扬。后来,尧向四岳(四方诸侯之长)征询继任人选,四岳就推荐了舜。

舜摄政28年间,和大家一样住茅草屋,吃糙米饭,煮野菜做汤,夏天披件粗麻衣,冬天只加块鹿皮御寒,衣服、鞋子不到破烂不堪绝不更换。舜勤政爱民,选贤任能,将政事管理的井井有条。每五年巡守一次,考察诸侯的政绩,明定赏罚,加强了对地方的统治;并不时召见诸侯,考察民情。他尽心治理水患,身为表率,凿山通泽,疏导河流,终于制服了洪水,使天下人民安居乐业。

传说舜到南方巡守时,死于苍梧之野。舜是明君的典范,老百姓拥护他,如同爱"父母日月"一般,"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

鲁莒会盟

浮来山天下银杏第一树

鲁公与莒子在这棵银杏树下会盟

定林寺古银杏树下,立一石碑,上刻"九月辛卯,公及莒人盟于浮来。隐公八年经。"这是1979年10月,著名书法家武中奇先生重游浮来时所书。碑文录自《左传》。

鲁隐公不惧长途跋涉,屈尊来莒,于浮来山与莒子会盟。这里边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总览《春秋》鲁国记事可知。

春秋时期,莒鲁两国不睦。莒虽为子爵之国。但自恃有较强的军事、外交优势,经常与鲁国发生边界磨擦。《左传》所载:"莒鲁争郓久矣"就在这时。纪国君娶鲁公长女伯姬。两国联姻,关系密切。伯姬自幼天资聪慧,且勤奋好学,知书达礼,眼看着鲁莒两国长期对立,两败俱伤,多次忠言劝父,都不凑效。嫁与纪君后,夫妇恩爱,美满和顺,唯一使纪君不解的是,伯姬常独坐长叹,一定有什么不顺心之事。经纪君再三追问,伯姬终于开口,道出实情:"伯姬别鲁,别无所挂,唯鲁与莒不和,终遗大患,姬放心不下。"纪君听罢,当即击掌而笑:"我当什么大事?不要多久,我定使鲁莒释怨结好。"同年冬季,纪子帛与莒子在密(今昌邑县东南)会盟。《左传》隐公二年记载:"冬,纪子帛、莒子盟于密,鲁故也。"就是说,这次两国会盟的议题是:"由纪子调停莒国与鲁国的紧张关系问题,莒子深知长期与眦邻大国抗衡,不是良策,但碍于面子,无法主动表白。此次纪子出面调停,也就顺水推舟,把面子送给纪子。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之后,鲁国也以同样的心态,接受了纪君之劝,同意与莒国会盟修好,但在会盟的地点上,两国迟迟达不成一致。先是两国都坚持在各自的国都相会,互不相让。后经纪子多次斡旋,鲁作出让步,同意在两国交界处的闵仲山(今沂源县东里乡院峪村附近)会盟。但莒子仍怕中了鲁国的圈套,坚持要在莒地会盟。最后,鲁公拗不过莒子,即于隐公八年(公元前七一五年)屈尊前往浮来。这里既不是莒国都城,又无鲁国的军事威胁。莒子在此隆重地接待了鲁公,会盟成功。此后,莒、鲁、纪等国,维持了较好的关系,与其他邻国的关系也相对稳定,因而莒附近诸国的贵族及国君避难时,常出奔莒国。如周庄王十一年,齐鲍叔牙奉公子小白奔莒,周庄王十三年冬十月谭子奔莒,周惠王十七年,鲁公子庆父奔莒等,不赘述。

刘勰与莒县定林寺

千年古刹定林寺

千年古刹定林寺

刘勰的一生,如果不计其童年和少年时代,则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依沙门僧祐,与之居处积十余年",在定林寺里专心攻读。第二阶段:"天监初,起家奉朝请",由定林寺走上了仕途。第三阶段,"乃于寺变服,改名慧地",又回到定林寺出家。由入寺读书——离寺登仕——于寺出家的经历中,可以看出刘勰的一生,与定林寺的关系是很密切的。

考定林寺有三。其中有两处在钟山,分别名为上、下定林寺。上定林寺创建于刘宋元嘉十二年(435年),下定林寺齐梁时已废,故上定林寺亦往往被称为定林寺。此可称之为南定林寺,今已不存痕迹。另一处在山东莒县浮来山,至今犹存,可称之为北定林寺。学者无不知南定林寺,却多有不知北定林寺者。

刘勰入定林寺与僧祐居处,"区别部类"、校定经藏,奉敕与慧震共撰经证,以及变服出家、改名慧地,所有这些活动,毫无疑问都是在南定林寺里。那么北定林寺与刘勰有没有关系?事关刘勰晚年踪迹,很有必要认真探讨。

 

()

要探讨刘勰与北定林寺的关系,必须首先说明《梁书》关于彦和出家后"未期而卒"的记载是靠不住的。

《梁书·刘勰传》说:"有敕与慧震于定林寺撰经证。功毕,遂启求出家,先燔鬓发以自誓。敕许之,乃于寺变服,改名慧地。未期而卒。"而《南史·刘勰传》中却删去了"未期而卒"的记载。<梁书》有而《南史》无,原因何在?这是一个很值得注意的问题。

《南史》和《北史》完成于唐高宗显庆四年(659年),与《梁书》相比,仅晚出二十三年。"二史"与宋、南齐、梁、陈、魏、北齐、周、隋等八书比较,篇幅仅及八书总和的二分之一,可知多有删繁就简之处。"二史"的编撰始于李大师,成于其子李延寿。李延寿在《自序》中说:其父"常以宋、齐、梁、陈、魏、齐、周、隋南北分隔,南书谓北为'索虏',北书指南为'岛夷'。又各以其本国周悉,书别国并不能备,亦往往失实。常欲改正"。可见李氏父子编修"二史"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对南北八朝的史书改繁为简和纠正失误。

细审《南史·刘勰传》,其删改《梁书》之处有四。其一,删去《梁书》所引之《文心雕龙·序志篇》原文,仅节引不足一百二十字,显然属于删繁。

其二,删去"天监初,起家奉朝请,中军临川王宏引兼记室,迁车骑仓曹参军。出为太末令,政有清绩。除仁威南康王记室"等记裁,只说"梁天监中,兼东官通事舍人"。为省文而改亦显而易见。

其三,删去"祖灵真,宋司空秀之弟也"一句。早在几十年前,范文澜先生就从取名用字的不同看出了问题:"秀之、粹之兄弟以'之'字为名,而彦和祖名灵真,殆非同父母兄弟,而同为京口人则无疑。"①后来程天佑同志撰有专文,论证"灵真与秀之不仅不是同父母兄弟,而且也不可能是近支亲属。"②可见《粱书》的记载是错误的,《南史》之删正为纠正其误。

其四,即删除"未期而卒"的记载。此记载关系到刘勰的卒年,而生、卒年乃列传中十分重要的生平资料,任何史家都不会轻忽的。李氏删除"未期而卒"这样的重要材料,决非随心所欲。此记载只有四字,删去决不是为了省简篇幅,只能是著者认为它失实而作的改正。但李氏亦不能确知彦和出家后的情况,乃删之而付阙如,这正见其审慎。总之,《梁书》关于"未期而卒"的记载是错误的,彦和出家后又生活了一个时期,只是不为南朝僧俗所闻,因而也不为史家所知而已。

那么刘勰出家后又生活了多久?这就牵涉到他出家的时间和卒年。

关于刘勰出家的时间,研究者的意见尚不一致。范文澜先生曾推定:彦和奉敕与慧震在定林寺撰经证,功毕因求出家,"事当在武帝普通元二年间。"③但也有人认为范说不确,在昭明太子萧统卒前彦和不可能出家,故把彦和出家系在昭明卒后。我们认为范老之说目前尚难推翻,萧统卒后彦和才出家的推测有待商榷。

先从刘勰出家时的年龄考察。彦和生于宋明帝泰始元年(465年)前后,而萧统卒于梁武帝中大通三年(公元53 1年)。昭明卒时,彦和已近七十岁。试想,年近七旬,风烛残年,因何出家?出家何为?研究者或认为彦和因仕途失意而出家,或认为他因崇佛日甚而遁世。王元化同志说,彦和出家是落人了"郁郁不得志的处境","怀有说不出的苦衷。"④若出家时年近古稀,又落入了这样境地,出家尚有何难,又何至于要"先燔鬓发以自誓?彦和终其一生,只做到步兵校尉兼东宫通事舍人,既非朝廷重臣,又非士族豪门,如果真是年近七旬,要出家又何须燔发自誓,向朝廷请求?彦和虽然出仕,但"他并未得到梁武帝的重视"⑤。他出家之所以必须燔发自誓,盖在于昭明太子的"爱接"。若昭明已卒,则"新宫建,旧人例无停者"⑥,要出家是无须燔发自誓的。由上述观之,彦和出家于昭明太子没后的推测是欠妥的。

再从彦和入仕后的事迹考察。据《梁书》本传,彦和自天监初进入仕途,至迁步兵校尉,约有十五六年。若系他出家于萧统卒后,则从迁步兵校尉至出家亦有十五六年。或者更长几年。本传于前十五六年多所记述,为何对后十五六年付之阙如?从彦和出家须燔发自誓、向朝廷请求来看,他出家前必仍在仕途中。本传中连奉敕与慧震沙门撰经证都有记载,后十五六年的仕途生活中难道再无一件重于或类于撰经证的事迹可记?这是很难令人释疑的。

最后,细绎《梁书》本传原文,亦可知系彦和出家于昭明卒后欠妥。"迁步兵校尉,兼舍人如故"之前,系按时间顺序叙事,记载彦和身世和仕途情况。"昭明太子好文学,深爱接之"一句,正好收煞这一部分,此后再无一语道及。昭明爱接乃概括言之,已非循时记事。此后便是插叙彦和撰《文心雕龙》以及负书于沈约之事。"然勰为文长于佛理,京师寺塔及名僧碑志,必请勰制文"三句,系概指其一生而言。此后即关于撰经证、求出家、变服改名的记载,又是循时记事。通观全文,撰经证与迁步兵校尉在文脉上是紧相连的,在时间上也应当是紧相衔接的。因此,出家事当在迁步兵校尉后不久,系在昭明太子卒后是不妥的。

鉴于上述理由,我们从范老之说,定彦和出家于梁武帝普通元二年间.即公元520年或521年。

关于彦和的卒年,范老在数十年前注《文心雕龙》时尚未疑及《粱书》本传关于"未期而卒"的记载,并据此推定在普通元二年间。近几年来,关于刘勰卒年的考定又有新的发展:李庆甲同志主张"把他的卒年确定在中大通四年,即公元五三二年。"⑦;杨明照先生认为:"舍人之卒,非大同四年即次年也。"ˆ这是新的看法,是彦和卒年探索的发展。据此,则彦和约卒于公元532年至539年间,比按"未期而卒"的旧说延长了十余年。

彦和于普通元二年间出家,若卒于532年至539年间,则其间尚有十余年时间,史书缺载。他在哪里、又干什么去了呢?我们考察,彦和出家后不久即回到了祖籍莒县,创建了浮来山定林寺,并主持了这里的佛教事业。

 

(二)

要论证刘勰出家后回莒创建并主持了北定林寺,还必须先证明此寺之创建与彦和之出家恰在同一时期。

北定林寺在浮来山上。浮来山位于今莒县县城之西八九公里处。定林寺即建筑在山顶上。寺内有大白果树,至今已有三千余年。树后即定林寺之大雄宝殿(佛殿),殿后为校经楼。过此楼依山势拾级而上,即三教堂。殿、楼、堂三者均在中心轴线上,为该寺之主要建筑。寺南北长95米,东西宽52米,现有建筑大部分为阴清重修,明代以前的面貌和规模已难确知。

定林寺

定林寺

大白果树前尚存明碑四座。一为天启元年(1621年)《重修浮来山定林寺.山门廊庑记》。二是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重修定林寺记》。三为万历七年(1579年)《重修定林寺佛殿记》,碑文大部清楚,其中说:"斯山,名山也;寺,名寺也。"四是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重修定林寺记》,碑石剥蚀严重,但仍有可辨读成句处,其中"莒郡城西有曰定林寺者,盖古刹"一句,则相当清晰。既然明人已称之曰"名寺",曰之为"古刹",可见其由来已久。《重修莒志》卷四十六载:"明洪熙元年(1425年),钦赐定林寺僧理用等二十一人度牒。"可知在嘉靖二十四年重修前一百二十年,定林寺已很有名,其创建必远在此前。

《重修莒志》(成于1 935年)卷五十一载,浮来山曾出土石柱一条(按,此柱今已不存),柱上记,其下款题为"靖康元年十一月口日修三门口口住持僧道英记"。靖康元年即公元1126年,是年北宋亡。

然而这座"古刹"还不止"古"到宋代,地下发掘证明唐代已有此寺。1958年,在今校经楼西南约三十米处掘出石佛首、足、手指计二十余件(文革中已失),文物工作者据雕刻风格推断为唐代遗物。

定林寺外有古砖瓦窑遗址,"文革"前曾从这里觅得瓦档残瓦片十余件,被推断为唐代以前的遗物,惜乎全部散失。"文革"后幸而又续觅得四件,其中有一莲花纹瓦档,文物工作者推断为唐代以前的遗物,其根据是莲花瓦档只见于唐代之前。由此看来,定林寺乏创造必在唐前。

寺中有清同治十三年(1874年之万古流芳》碑,为重修定林寺而立,碑文系布政使衔山东按察使长庚所撰,断定此寺"为六朝北魏时期创建无疑"。此说可由下列两点得到证实。

一、与上面提到出土的石佛首、足、手指之同时,还出土一石佛身,无首、足,高约一米,据其衣纹线条推断,系南北朝时期的作品。此物惜乎亦于十年动乱中失踪。

二、《重修莒志》卷五十载,有《定林寺六人造像记》系一佛襄残石.无年月。原有拓片,今已难觅,幸<重修莒志>已影印为附录。其文尚残存二十七字:

    大像主孙  大橡主鹿  大橡主王  大像主杨

    大斋主王元  光明主王龙生

《重修莒志》云:佛座高厚八寸,横长二尺二寸,字六行,正书。……书法遒劲,其中"斋"字作"齐"。按魏齐间碑志,书多别体,如《杨大眼造橡记》、《魏灵藏造像记》、《道朏造像记>,及前列之《高洛祖造像记》等,是其例也。此石当是北齐之物。

《杨大眼造像记》、《魏灵藏造像记》、《道朏造像记》等,知之者甚多,无须赘言;唯《高洛祖造像记》系莒之文物,知之者较少,其中"乔"作"**"、"齐"作"斊"、"武"作"**",等等。是莒志推断有据。北齐(551-577年)上距彦和逝世甚近,若为北齐初年之物,则仅有一二十年。

王昶在《北朝造像诸碑总论》中说:"凡出资造像者,日像主、副像主、东西南北四面像主、发心主、都开光明主、光明主、天宫主、南面北面上堪中堪像主、檀越主、大橡主、释伽像主、无量寿佛主、都大檀越主、都像主、像斋主、左右葙斋主"⑨。据此可知,《定林寺六人造像记》既然称"大像主"、"大斋主"、"光明主",必须是"出资造像者",而非该寺创建人。则此石系定林寺建成之后所制,建寺必在此前。若定林寺至王元等人出资造像时已有三四十年历史,则其创建当在北魏后朝将分裂为东、西魏时,恰当梁武普通中至吕大通中(523--532年),时彦和已出家,尚在世。

上述证据和推断是否靠得住?明嘉靖本《青州府志》卷十六《仙释传》有如下记载:

昙观,莒州人。七岁出家,慕欣法宇。

返驾澄源,摄虑岩壑。十六特胜,弥所留心。神咒广被,销殄邪障。仁寿中岁,奉敕送舍利于本州定林寺。(下略)

仁寿(601-604年)为隋文帝年号,明嘉靖距此时已近千载,以此为证固无力。但方志中这类记载亦非向壁虚造,多系抄撮古书而成。考《青州府志》之记载,系抄自《续高僧传》卷三十六《昙观传》⑩。这条资料对于我们的论证很重要,兹特节录于下:

释昙观,莒州人。七岁出家,慕欣法宇。及进具后寻讨义门,偏宗成实,祛析玄滞,后以慧解乱神本也。乃返驾澄源,摄虑岩壑。十六特胜,弥所留心。神咒广被,销殄邪障。高闻周远,及于天阙。开皇之始,下敕征召。延人京室,住大兴善。……仁寿中岁,奉敕送舍利于本州定林寺。(下略)此书作者道宣596-667年)为中国佛教史上著名高僧。《续高僧传》撰成为唐太宗贞观十九年(645年),上距仁寿中仅四十年,其记昙观送舍利的基本事实是可信的。由此记载我们可以知道:第一,昙观是"莒州人",奉敕送舍利于"本州定林寺",所以必为北定林寺无疑。第二,北定林寺在隋仁寿年间已经闻名全国了,这由隋文帝杨坚敕送舍利之举即可证明,若非名寺,皇帝何由知之?又为何敕送舍利于比?

昙观为隋代较著名的成实师,既系莒人,其出家就有可能在本州之定林寺。即使其出家不在定林寺,亦必深知这座"高闻周远,及于天阙"的"古刹"、"名寺"。由仁寿上推二十余年.

佛教曾遭到一次毁灭性打击。建德三年(574年)."周武帝纳道士张宾之建议,废佛教","后三年(建德六年,北齐承光元年)"灭北齐。下诏日:'六经儒教于世有宜,故须存立。佛教徒费民财,皆当毁灭'。僧尼并令还俗,籍三百万人并充军民,财产人官。时沙门靖嵩等三百人逃往南朝"。11 周灭齐后复兴佛法,:"疑实出丞相杨坚之意。故佛法再法,实由隋主也12。""是佛教之大兴已是隋代的事情。北定林寺若建于隋代,草创十余年间很难成为高闻周远的名寺,是此寺当建于隋代之间。虽经周武帝灭佛的毁灭性破坏,但一二十年间又成名寺,说明此寺在周武灭佛前必已具有相当规模,且甚知名。莒之浮来为一僻地,定林寺之发展不易迅速。自创建至成为名寺,亦需数十年时间。如此上推,定林寺之创建当在彦和出家后不久的一段时间内。

统观上述可知,无论是根据寺内遗迹推断,还是依据文献记载分析,都证明莒县定林寺之创建,与彦和之出家恰在同一时期。

 

(三)

上文先后论证了刘勰出家后并没有"未期而卒",而是又活了十余年时间;莒县定林寺之创建,与彦和之出家恰在同一时期。下面就可以进而推考刘勰与莒县定林寺之关系了。

清嘉庆《莒州志》卷一云:浮来山"城西二十里……有定林寺,即刘勰校佛经、昙观送舍利处。"按此说含混,若谓刘勰出家前校经,则不在浮来;若谓彦和回莒后校经,则未说明。《重修莒志》卷十九载:

《梁书·刘勰传》……(系节引传文略)自与莒县浮来之定林寺无涉……惟旧志载有隋仁寿中,释昙观送舍利于定林寺、州哑民禽巨海乞灵得应一事,似莒之定林……彦和于钟山校经后回莒,以浮来形胜,创立寺字,名以定林……据此,则莒之定林乃昙观送舍利处,非彦和校经之定林寺也。这里说得很明确:一则《梁书》所载事迹与莒县定林寺无涉。"非彦和校经之定林寺也",盖指其出家前于南定林校经而言。二则北定林寺乃彦和所创建。"彦和于钟山校经后回莒",即与慧震撰经证毕出家,回到了莒县。

《莒志》这种说法并非近世新创。定林寺三教堂院内有一座清光绪元年(1875年)卧碑,上刻浮来八观诗,系邑人、奉政大夫张竹溪(字文洲)所作;诗后有莒州学正李厚恺(字乐泉)所撰小记。记中有云:

浮来为莒西一幽胜处。考史,定林寺实萧梁刘舍人彦和所创建。舍人老退闭关,校定经藏于此。话说得毫不含糊;浮来山定林寺实为刘勰创建,并曾在该寺"校定经藏",时在其"老退闭关"之后。其"考史"的具体内容虽语焉不详,难知其所考何史,但从上述唐宋以来的大量史料和遗迹来看,李氏当是言之有据的。

彦和回莒建寺事,寺内至今尚存有一些遗迹,足资佐证。择其要者,有如下三端。

其一,彦和墓塔遗址。

刘勰墓塔遗址,在定林寺之西,今已塌平。我们这样说,根据有二。第一,怪石峪西南部距今之文心亭约百米处,山崖上有康熙十年(1 67 1年)的题咏:"铁佛悯莒归地府,彦和碑碎遗荒坟。"(今存,今有的字迹如"莒"字已损蚀,不易辨识)此处距彦和墓塔遗址不远。以其时间揆之,盖为有感于寺院遭康熙七年大地震的破坏而题。第二,定林寺最后一位住持僧佛成(死于1935年前后),多次指点彦和墓塔遗址给友好看,其地在寺西百余步处。浮来山下邢家庄老人孙学书(97岁)和退休老医生严国祥(79)岁,即亲闻其说而至今健在者。严、孙二人还亲见佛成在墓塔遗址前做佛事以示纪念,此系每年清明节和浴佛节(严说即农历四月初八)之定例。按:佛成既为主持僧,所言当有据,否则何以屡告好友?从其理性佛事看,若系虚言,又何必如此虔诚?且其说与怪石峪中三百余年前的题咏恰相合,则彦和墓塔遗址当非后人附会。

其二,古遗石乌龟碑座。

寺内打白果树下有古遗是乌龟碑座,剥蚀已相当严重。据文物工作者推断,此系唐代以前遗物,很可能即南北朝之旧。或以为此即建寺时所制,根据是佛成多次郑重地向友人说:它原载刘勰亲自撰写的创建浮来山定林寺碑。此碑座若系唐代之前的旧物,原载"彦和碑"就有可能。佛成言之凿凿,岂能无证?或系僧家代代口传,故如此肯定。以佛成之说与怪石峪题咏相佐证,则益觉得可信。"彦和碑碎遗荒坟",三百余年前的题咏者已肯定了"彦和碑"确曾存在过。

其三,"象山树"石刻。

怪石峪上有一大石,上刻"象山树"三篆字,大径尺,今之文心亭即建于石上。下有五字题款,径三寸,无年月。末一"题"字尚清晰,上四字已不易辨识,系"隐仕慧地"。按彦和曾经入仕,不得意而隐退闲关,改名慧地。故"隐仕"系道其身份,"慧地"乃题其法名,五字题款甚合情理,其为彦和手题应无疑。

至于"象山树"三字的含义,主要有两说。一说认为指大白果树,言其寿与山奇。另一说认为三字各指一事:"象"通"像",谓寺内众多的造像,山即浮来,树指白果,这三者合起来构成浮来胜景。两相比较,后说较胜。依后说,则当时寺内造像必火,彦和有感而题亦正合清理。

上述彦和墓塔遗址、古遗石乌龟碑座("彦和碑")、"象山树"石刻等三种遗迹,合起来看当可证明刘勰晚年曾经回莒,于浮来山创建并主持了这座北定林寺。

诚然,如此古寺,三种遗迹不能算多。但是,若考虑到如下两点,就不会因为遗迹不火而轻易否定彦和回莒建寺之事了。第一,年深日久。彦和出家距今已千年百载,三种遗迹之存已属不易。他曾在南定林寺居处十余年之久,后又在那里便服出家,而今尚存遗迹否?第二,屡遭破坏。北周武帝之灭佛在彦和卒后三十余年,定林寺必不能幸免,上文所说1958年出土之南北朝古佛身,很可能就是见证。唐武宗会昌年间大毁佛寺,北定林寺当在劫难逃,寺内出土之二十余件唐代石佛首、足、手指,很可能即此劫之迹。宋徽宗笃信道教,改寺为观,给予佛教很大的打击,北定林寺岂能例外?所以,古老的北定林寺能存留三种创建时的遗迹已是幸事。岁月深长,又屡遭劫难,尚能有这些遗迹存留。就更可见彦和回莒建寺之难以磨灭。

从寺名本身亦可窥见端倪。莒县此寺与历史上钟山之上、下定林寺同名,恐怕不是巧合所能解释的。又,南定林寺创建在前,北定林寺出现在后,故寺名只能是北学南,而不可能相反。此寺若非彦和创建,何以名为定林?盖彦和出家前与南定林寺密切相关,变服出家亦在该寺,故归莒县后仍念念在心,于浮来山创建新寺后,即题名定林以志永怀。倘作如是观,,则此寺之名定林,乃在清理之中矣。

定林寺

定林寺

总结上述,我们可得如下结论:彦和出家以后并没有"未期而卒",而是不久即潜居故乡莒县。传说他"未期而卒"之时,很有可能就是他北归之日;莒县定林寺之创建与彦和之出家北归,恰在同一时期;莒县定林寺实刘彦和所创建;建寺后他曾校经于此,最终殁于斯寺,亦葬于斯寺。

齐桓公

浮来山名人-齐桓公画像

齐桓公

齐桓(huán)公(前716-前643年10月7日),春秋五霸之首,公元前685-前643年在位,春秋时代齐国第十五位国君,姜姓,吕氏,名小白。是姜太公吕尚的第十二代孙,是齐僖公禄甫的三儿子,其母为卫国人。在齐僖公长子齐襄公和其侄子公孙无知相继死于内乱后,公子小白与公子纠争位成功,即国君位为齐桓公。

桓公任管仲为相,推行改革,实行军政合一、兵民合一的制度,齐国逐渐强盛。桓公于前681年在甄(今山东鄄城)召集宋、陈等四国诸侯会盟,是历史上第一个充当盟主的诸侯。当时中原华夏各诸侯苦于戎狄等部落的攻击,于是齐桓公打出"尊王攘夷"的旗号,北击山戎,南伐楚国,成为中原第一个霸主,受到周天子赏赐。但其晚年昏庸,管仲去世后,任用易牙、竖刁等小人,最终在内乱中饿死。

勿忘在莒

《吕氏春秋·直谏》:"使公毋忘出奔于莒也。"

原文:齐桓公、管仲、鲍叔、甯戚相与饮。酒酣,桓公谓鲍叔曰:"何不起为寿?" 鲍叔奉杯而进曰:"使公毋忘出奔在於莒也,使管仲毋忘束缚而在於鲁也,使甯戚毋忘其饭牛而居於车下。"桓公避席再拜曰:"寡人与大夫能皆毋忘夫子之言, 则齐国之社稷幸於不殆矣!"当此时也,桓公可与言极言矣。可与言极言,故可与为霸。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尤其酒桌上,喝得正在兴头时。可这次,鲍叔牙竟揭了一圈,头一个就是手握己身政治前途的"顶头上司"——位列春秋五霸之首的齐桓公姜小白:今天赫赫有名了,当年也曾和丧家犬一样躲在莒国寄人篱下;紧接着,"提醒"公布令上印在自己前边的管仲:别忘了绑在囚车里等死时的滋味;最后是排名不分先后的宁戚:赶车喂牛的,记着自己的出身。

此即成语"勿忘在莒"的出处。

刘勰

刘勰

刘勰

刘勰(约公元465——520),字彦和,生活于南北朝时期的南朝梁代,中国历史上的文学理论家、文学批评家。汉族,生于京口(今镇江),祖籍山东莒县(今山东省莒县)东莞镇大沈庄(大沈刘庄)。他曾官县令、步兵校尉、宫中通事舍人,颇有清名。晚年在山东莒县浮来山创办(北)定林寺。刘勰虽任多种官职,但其名不以官显,却以文彰,一部《文心雕龙》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学史上和文学批评史上的地位。

人物生平

南北朝宋泰始初年(公元465年),刘勰生于京口(今镇江),字彦和,原籍 东莞(今山东省莒县境内)。[1]祖父灵真,宋司空秀的弟弟。父亲叫刘尚,曾担任越骑校尉。刘勰很早就成了孤儿,他发愤图强,热爱学习。因为家里太穷而没有娶妻结婚,和沙门的僧人住在一起,十多年后,他对那些经文都很精通。他分门别类地整理了这些经文,抄录下来,还为经文写了序言。如今定林寺里面藏的经文,都是刘勰编写修订的。天监初年,刘勰开始担任奉朝请,兼职做中军临川王宏的秘书,后升职担任车骑仓曹参军。担任太末县县令时,政绩清正廉洁。兼任东宫咨询专家时,刘勰向皇上建议佛教和道教都应该与其他的宗教祭祀一起改革。皇帝下诏书讨论此提案并按刘勰所提建议通过。后升任步兵校尉。奉皇命和慧震在定林寺撰写订证经文,后请求出家,帝允许出家,改名慧地。不久去世。

32岁时开始写《文心雕龙》,历时五年。[2]

文心雕龙

文心雕龙

卒年歧说甚多。一说卒于梁普通元年(公元520)和二年(公元521年)之间,一说卒于梁大同四年(公元538)和五年(公元539年)之间。

文心雕龙

《文心雕龙》共10卷,50篇。分上、下部,各25篇。全书包括四个重要方面,由刘勰在江苏省镇江市南山写下。上部,从《原道》至《辨骚》的5篇,核心是《原道》、《徵圣》、《宗经》3篇。从《明》到《书记》的20篇。下部,从《神思》到《物色》的20篇。《时序》、《才略》、《知音》、《程器》等4篇。以上四个方面共49篇,加上最后叙述作者写作此书的动机﹑态度﹑原则,共50篇。[3]

文学史观

 《文心雕龙》的文学史观,认为文学的发展变化,终归要受到时代及社会政治生活的影响,把已往这一方面的理论提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刘勰也很重视文学本身的发展规律。在《通变》篇中,他根据扬雄关于"因""革"的见解所提出的"通变",即文学创作上继承和革新的关系。他要求作家要大胆的创新:"日新其业","趋时必果﹐乘机无怯"。又强调任何"变"或创新都离不开"通",即继承。所谓"通",是指文学的常规:"名理有常,体必资于故实。"文学创作只有通晓各种"故实",才会"通则不乏"(《通变》),"洞晓情变,曲昭文体,然后能孚甲新意,雕画奇辞。只有将"通"与"变"、"因"与"革"很好地结合和统一起来,文学创作才有可能"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通变》),获得长足的健康的发展。[3]

批评论

按《序志》的说法,从《时序》到《程器》的五篇属批评论。不过,其中《时序》、《物色》两篇,兼有创作论和批评论两方面的内容。《时序》从历代政治面貌、社会风气等方面来评论作家作品及其发展情况;《物色》从自然景物、四序变迁方面来评论《诗经》、《楚辞》、汉赋及"近代以来"的创作情况。两篇比较起来,《时序》侧重于文学批评,《物色》侧重于文学创作。



友情链接:海汇集团  大自然生物集团  莒州集团
电话:0633-6269977
传真:0633-6269977
地址:山东省莒县浮来山风景区
网址:www.fulaishangroup.com
邮箱:service@fulaishangroup.com
邮编:276511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
浮来山集团©版权所有 鲁ICP备14009331-1号